斯泰西-艾布拉姆斯(Stacey Abrams)已经与选民压制斗争了多年

cover
拜登在乔治亚州的总统选举中处于领先地位, 艾布拉姆斯(Stacey Abrams)因保护投票权而赢得了赞誉。在此,我们回顾一下她多年来与不公作斗争的历史。

就在两年前佐治亚州州长竞选中, 斯泰西-艾布拉姆斯以小于2%的差距输给了共和党州长布莱恩-坎普(Kemp)。 她的竞选活动之所以引人注目有几个原因--其中最重要的是在竞选尾声时,艾布拉姆斯提出,时任佐治亚州州务卿的坎普(Kemp)利用职务之便打压投票。

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艾布拉姆斯在选举后的一次活动中说:"佐治亚州的民主实践已有200多年,该州辜负了它的选民, 让我们明确一点,这不是一个败选演讲,因为那意味着承认一个(错误的)行动是正确的、真实的或恰当的。"

随着拜登继续在传统红州佐治亚州取得进展,对艾布拉姆斯和该州当地组织者的赞誉越来越多,他们一直在积极对抗选民压制。根据布伦南司法中心(Brennan Center for Justice)的数据,在2016年至2018年期间,至少有1700万选民被剥夺了选举权。

自失利以来,艾布拉姆斯的工作进一步暴露了选民压制如何妨碍数百万美国人行使民主权利, 但她早在那次竞选之前就投入并开始了政治组织活动。据《华盛顿邮报》报道,作为斯佩尔曼学院(Spelman College)的一名学生,因为"没有为年轻人做足够的事情", 她直面时任亚特兰大市长梅纳德-杰克逊 (Maynard Jackson),并作为佐治亚州众议院议员为选民争取经济正义,长达10年之久。

"在一个民主国家,选择那些为我们说话的人的能力来自投票权," 艾布拉姆斯在2020年9月号的《Harper's BAZAAR》上说。"我们花了230年的时间,试图找回《独立宣言》中的承诺,一个关于平等的承诺。"

1992年,在佐治亚州议会大厦的一次抗议活动中,当时艾布拉姆斯还是斯佩尔曼学院的学生,加入了焚烧州旗的行列,当时州旗上有南方联盟的标志。 在《Harper's BAZAAR》2020年9月号上,艾布拉姆斯回忆起这次示威活动时说:"(法律上)我有权利焚烧国旗。我们之所以焚烧那面旗帜,因为我在密西西比州长大,在杰斐逊-戴维斯(注:邦联总统)最后的家--博维尔(Beauvoir),看着人们纪念一个试图让我的人民被奴役的人。"

1999年从耶鲁大学法学院毕业后,艾布拉姆斯担任税务律师,专注在免税组织和公共财政方面。2002年,艾布拉姆斯只有29岁时,她被任命为亚特兰大市副检察官,正如她告诉《华盛顿邮报》的那样,在市长办公室的工作让她做好准备成为一名公务员,因为这让她看到了整个系统是如何运作的。

2007-2017年,艾布拉姆斯代表佐治亚州众议院第89选区,根据《时代》杂志的报道,她在这个角色上的成就包括阻止了本来会是佐治亚州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增税,以及保留了为低收入居民提供的希望奖学金,她还致力于刑事司法改革和佐治亚州最大的公共交通资金方案。2017-2018时期是艾布拉姆斯历史性的州长竞选,期间她成为美国历史上主要政党的第一位黑人女性州长提名人。



艾布拉姆斯因州长竞选失利而感到振奋,她成立了“公平战斗2020”(Fair Fight 2020)组织,该组织致力于在多个州建立选民保护团队,其中包括佐治亚州。 她还发起了 "南方经济促进项目"(SEAP:Southern Economic Advancement Project),致力于促进该地区的经济繁荣; 以及Fair Count,该组织的使命是确保有色人种社区、农村人口和其他边缘化群体在2020年人口普查中被准确计算在内。

想要翻转佐治亚的人们,包括黑人女性民选官员、投票权倡导者和社区组织者,明白为什么过去十年民主党在南方经常落空。 排在首位的原因是:该地区长期以来的保守主义倾向、右派的选民压制策略以及民主党缺少持续的选民拓展计划。

2018年后发生了一些变化,她和该州的其他自由派人士清楚地认识到,郊区的人口结构变化已经达到临界点。 他们提出的论点很简单:民主党可以通过扩大他们的联盟来赢得更多的选举,包括疏离的有色人种选民,而不是继续专注于说服未决定的,温和的,通常是白人的选民。

艾布拉姆斯已经接近了这个策略:她的竞选活动及其盟友在2018年大选前帮助注册了20多万名新选民。 "公平斗争 "和 "新乔治亚州项目 "2020年再次出发,他们的收获翻了两番,登记了80多万名新选民,这个庞大的新选民新联盟,许多是年轻人和有色人种。

艾布拉姆斯扩大现有联盟的策略不仅在佐治亚州被证明是成功的,而且有可能为民主党在其它有左移倾向的红州赢得选举提供蓝图。这是一个在2020年大选中得到证实的故事,而且很可能在未来许多选举周期中得到证明。

"当你不仅要利用人口结构的变化,而且要利用低党派倾向选民时,你必须去说服选民, 只不过不是试图说服他们认同民主党的价值观,是要说服他们,投票真的可以带来变化。" (注:民主党掌握权力时,得证明他们能带来变化)

2013年,艾布拉姆斯在佐治亚州众议院任职时,成立了 "新佐治亚州项目"(New Georgia Project ),旨在接触少数族裔和年轻选民,这两个群体经常被排除在政治进程之外, 但他们展现出了最佳机会,可以将佐治亚推向民主党。

在随后的几年里,民主党推动翻转佐治亚州的努力仍在继续: 2014年,民主党政治新秀杰森-卡特(Jason Carter, 卡特总统之孙)和米歇尔-纳恩(Michelle Nunn,前参议员之女)分别竞选州长和参议员但失败。 然后,在2019年底给民主党战略家和总统候选人的备忘录中,艾布拉姆斯正式确定了她的观点: 赢得佐治亚州的关键是吸引新的选民,在佐治亚州人口结构变化的郊区建立据点,并保护选民的投票权。

团队建立的基础设施已被证明是非常宝贵的。现在正为2021年1月的第二轮参议员选举做着准备,虽然远不能保证任何一位民主党人能赢得参议员--第二轮选举中民主党人的投票率通常较低--但两位候选人拉斐尔-沃诺克(Raphael Warnock)和乔恩-奥索夫(Jon Ossoff)都称赞艾布拉姆斯在争取选民方面所做的工作。他们认识到,如果没有她的策略,他们的选举成功几乎是不可能的。

艾布拉姆斯圈子里的人希望将其推广到整个南方。

佐治亚州在亚特兰大郊区迅速变化的人口结构,使该州向蓝色转变更接近现实。黑人、拉丁裔和亚裔美国人选民的热情,以及倾向于民主党的白人选民的较大比例, 具备了形成一个强有力联盟的条件。而随着全国各地反川普情绪的高涨,2020年代表了一个将挫折感转化为成功竞选的黄金机会。

"我们已经为这一时刻准备了一段时间,"佐治亚州民主党主席尼珂玛-威廉姆斯(Nikema Williams)说。 她周二(11曰3日)当选为已故的约翰-刘易斯(John Lewis)在国会的接班人。她说:"然后今年是一个机会,种族抗议活动,疫情,以及对拜登和哈里斯的热情激励着选民。

成功也源于佐治亚州和全国最关键、最稳定的票仓之一:黑人女性。 出口民调显示,91%的黑人女性投票给拜登。她们的动力来自于对川普的鄙弃,以及她们在哈里斯身上看到的代表性,哈里斯是一位同时拥有牙买加和印度血统的女性。



不过,艾布拉姆斯的策略曾一度遭到了民主党内建制派人士的回绝。

杰西卡-伯德(Jessica Byrd)是 "黑人生命运动"的政治战略家和首席组织者,曾作为副竞选经理帮助指导艾布拉姆斯2018年的竞选。 她说竞选团队在2018年曾发出警告:只有当最需要的选民--主要是首次投票者、年轻人和黑人--没有被剥夺投票权利时,他们的计划才会成功。但民主党不愿为选民保护提供资源。伯德回忆说:民主党人将艾布拉姆斯的竞选策略定性为 "简直是疯了"。

伯德说,全国民主党人通过向选民提供如何申请临时选票的信息,以及对共和党提起诉讼等方式来反击选民压制,这些努力是拜登成功的一部分因素, 验证了艾布拉姆斯的策略,艾布拉姆斯在2018年还缺乏这种力量。

伯德提起当时的州务卿布莱恩-坎普(Brian Kemp)从注册选民中删除了10多万名选民,引起了对选民压制的广泛指控,并导致了艾布拉姆斯的微弱劣势,解释说:"人们在很大程度上忽略了,正是那次选举操纵才使她输掉选举,人们想象是因为她是黑人女性,因为她太过进步,因为她没有足够的钱。不,不是这样的。"

两年后,艾布拉姆斯和其他人所推崇的观念得到重视。在大选日之前的最后几周,拜登、哈里斯和奥巴马都去了佐治亚州,这表明他们越来越有信心最终赢得该州。

艾布拉姆斯提到黑人、拉丁裔和亚裔美国选民的投票率创下了新高,说:"自2018年以来,我们一直在积极进取。我们在这里的人数创下了纪录。我们没有希望全国性的竞选活动能看到这些数字,而是积极进取,勤勤恳恳地分享数据,同时也在追求更多投入。"

"我们一直不遗余力地倡导佐治亚州作为一个值得投入的州,而且真正能够展示在这里的效用。"

综合 Harper’s BAZAARPOLITICO 的报道编译,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