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裔YouTube明星正将佛州一代古巴选民推向川普

cover
他在2016投票给希拉里,现在他的粉丝群可能是川普最新、最重要的基本盘

迈阿密Four Ambassadors公寓楼的大堂在川普的地产中并不显得格格不入:这里有大理石地板、喷泉、吊灯,室外游泳池。 多年来,这座建筑群接待过马丁-路德-金、白宫记者团、尼加拉瓜反叛分子及扶植他们的CIA人员(注:背景故事见wiki )。

如今这些活动会发生在大厅外一个很容易被误认为是壁橱的门后,在这扇门的另一边是一个小小的工作室,其中相当大一部分被一个真人大小的川普纸板占据。这里散落着Latinos for Trump的标语牌,墙上还挂着总统的吹塑像。在制作间里挂着一幅Alex Otaola(亚历克斯-奥陶拉)的画作,今天的主人公正是这位YouTube明星--奥陶拉 Otaola,他的古巴裔美国粉丝群可能会帮助川普赢得佛罗里达州(译者注:任务成功),甚至赢得大选。

Otaola比刻意迟到还稍稍晚到了一些(译者注:fashionably late,在没有严格要求准时的场合刻意迟到,以显示身份地位),他戴着水蓝色和橙色的眼镜,一顶棒球帽代替了他平时喜欢的时尚头巾,前臂上挂满了珠链,在他变得活跃时,这些珠链像马拉卡一样摇晃着。

采访结束后,记者在直播间观看了Otaola本周的第五场直播。 在三个小时的狂热时间里,Otaola用西班牙语攻击古巴“左翼”媒体,告诉观众如何登记投票,八卦古巴雷鬼歌手, 嘲笑参加"Black Lives Matters"抗议的人是一群马克思主义者,还唱了一首歌,最后再次提醒人们投票。


三名全职制片人挤在工作室里,对老板的滑稽动作发出疑惑的大笑;为反派人物(民主党人、古巴政府)播放不吉利的音乐;当Otaola需要演播室观众时,他们就会大叫;并担任Zoom卡拉OK比赛的评委,该比赛发生在金斯伯格大法官去世时。

这场秀是将杰里-斯普林格秀(The Jerry Springer Show),朱迪法官(Judge Judy),今晚娱乐(Entertainment Tonight)和Breitbart阴谋论等元素融合在一起的奇妙组合, 有超过10万人以观看这场秀来结束一天的生活,他们都是年轻一代的古巴移民,就像41岁的Otaola一样。

老一辈古巴人在1959年菲德尔-卡斯特罗上台后逃亡到美国,一般被认为是可靠的共和党票仓。但年轻一代只是在川普时代急剧右转。 最近(10月2日)的一项FIU民调显示56%的古巴新移民计划投票给川普,而四年前只有22%

很多因素导致了这种转变,但迈阿密古巴社区的一些知名人士将其归功于一批新的右翼媒体人对川普的宣传,特别是Otaola。 2020年共和党众议员候选人玛丽亚-埃尔维拉-萨拉萨尔(Maria Elvira Salazar)(译者注:现已竞选成功)告诉记者:"是他把新来的古巴人从民主党人变成了共和党人。他就是那个人。"

在与Salazar交谈几分钟后,阿琳-帕雷德斯(Arlene Paredes)在参加了Otaola在节目中插播的招聘会后走出了竞选办公室,和Otaola一样,她也是2003年搬到美国的,她说。"Otaola是迈阿密最好的YouTuber。" 她每天都看他的节目, 每周差不多15个小时。 Paredes在2016年投票给希拉里,但2020年改变了想法,准备投票给川普,她的古巴裔美国丈夫,在上次选举中没有投票,也会投票给川普。

进步派有充分的理由指望更多的新近古巴移民将有助于结束共和党在佛州古巴选民中的主导地位。他们更有可能支持结束封锁、回岛旅行和给家人汇款等政策。 2016年8月,根据佛罗里达国际大学长期以来备受尊重的古巴裔民调,自1995年以来抵达美国的古巴人以超过二比一的优势支持希拉里

两年后的2018年,情况就发生了翻转。接下来的古巴民意调查,每两年调查一次南佛罗里达州古巴人的态度,发现更多最近到美的古巴人刚刚在中期选举中以大约二比一的优势投票给共和党,2018年改变党派的Otaola也是这种转变的一部分。以拉丁裔为重点的民调公司Equis Research去年发现,1993年后移民的古巴人的政党认同在2016年至2019年间向共和党偏移了50个百分点。 Equis在7月写道: "虽然鉴于样本量较小,我们不会对偏转的确切规模押注太多,但趋势是不可否认的。"

最新一期(注:10月初)的古巴民意调查支持了Equis的调查结果。调查发现,在2010年至2015年来到美国的古巴人中,76%是共和党人,只有5%是民主党人。 总的来说,自2020年夏天进行古巴民调以来,拜登在古巴人中的支持率有所上升。不过设想中会对民主党最友好的那批古巴移民,似乎现在更倾向于共和党。

这一点尤其重要,因为1995年以来抵达的古巴裔美国人占迈阿密-戴德县古巴裔社区的45%,其中包括近50万登记选民,约占选民的三分之一 (古巴裔美国人约占全州注册选民的5%)。这些注册选民的绝大多数表示计划在11月投票,比例为89比1。

即使是族群中的一小部分,在佛罗里达州这样的摇摆州,变化就会造成差异。2000年,迈阿密古巴人强烈反对克林顿总统将埃利安-冈萨雷斯送回他在古巴的父亲身边, 导致戈尔失去了总统职位。2012年,奥巴马在新近古巴移民中击败了罗姆尼,根据出口民调,两人平分秋色,奥巴马以大约75,000票赢得了该州。 2018年,民主党人比尔-尼尔森(Bill Nelson )和安德鲁-吉勒姆(Andrew Gillum)分别以不到半个百分点的劣势失去了参议员和州长竞选;与希拉里2016年结果相比,两人均经历了在迈阿密-戴德郡古巴裔社区中的最大跌幅。

今天(10月7日),在RealClearPolitics对佛罗里达州民调的平均值中,乔-拜登领先3.5%。 在2016年的这个时候,希拉里领先2.3%,她最终以落后1.2%输掉了该州。2020年的选举,古巴裔选民可能再一次成为关键因素。

在他的工作室里,Otaola用西班牙语告诉记者,他2003年来到美国后,先是在沃尔玛超市和快餐连锁店Pollo Tropical等类似的地方工作,两年后,他在迈阿密郊外买了一套简陋的联排别墅。他的听众对他的故事了如指掌,他的成功证明了美国梦依然存在。

Otaola告诉记者,就像总统一样,他总是被挑衅所吸引。他解释说:"在古巴这样的男性优越主义社会中出生的同性恋者,从出生起就是一个挑衅者。" 他喜欢讲他的大学申请如何被一个男人拒绝的故事,他称那个男人为maricón de mierda(粗话,直译为炸肉丸,指同性恋者)。 他在哈瓦那的电视、广播和戏剧界有过短暂的职业生涯,然后在20多岁时通过乐透签证移民来到佛罗里达。 在迈阿密,他在肥皂剧中找到了一些小角色,并将《南方公园》等节目配音成西班牙语,然后在八卦谈话和综艺节目中崭露头角。2016年大选后,Otaola在Instagram上表达了对大选结果的厌恶,在一篇谴责川普 "极度分裂 "和 "充满仇恨 "的竞选活动的帖子中, 他用大写的文字总结道:"国人已有所鸣,终将得其所哉(AMERICA HAS SPOKEN AND IT WILL GET WHAT IT DESERVES)"。

他认为西班牙语电视节目主管极度 "平庸 ",在此认识的激励下,在第二年就开始了他的YouTube节目《Hola!Ota-Ola》。 "我主导这里的一切,我是个演员,我是一个政治分析家,我是一个艺术评论家,我是个审查员,我是个法官......这是一份完美的工作。"

他的想法是把流行文化和政治混合在一起,一开始主要是指古巴的政治。古巴同胞Guennady Rodriguez现在主编一家名为23 y Flagler的西班牙媒体,说Otaola最初的成功来自于挖掘出了迈阿密古巴人对古巴名人的挫败感,这些名人在美国赚了不少钱,却没有站在反对古巴政府的立场上,而Otaola曾成功地让几场古巴音乐会被迫取消。

起初,他的态度可谓诚挚。2018年3月,在与Salazar的采访中,她两年前输给众议员唐娜-沙拉拉(Donna Shalala),Otaola批评了两党,质疑她对“为什么美国的处方药如此昂贵”的解释。 当Salazar将古巴的事态归咎于民主党时,Otaola反驳道:"现在,是你们(共和党)拥有所有的权力。" Otaola告诉他的嘉宾,两党的政治家们:"利用古巴及共产主义标签来赢得古巴裔美国人的选票,然后什么也没发生,一直没有改变,没有带来任何好处。"

2018年大选后,Otaola迅速转变,毫不保留地支持川普。 在2019年2月,他对着川普说古巴、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很快就会获得自由的视频片段大喊 "bravo!"和 "哈利路亚"。 对工作室中的纸板川普说:"我们为你感到骄傲,总统先生,我可以给你一个吻吗?"

许多新近古巴移民放弃了民主党,觉得民主党在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众议员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蒂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等政客的左右下正向左转, 这两位政治人物自豪地拥抱民主社会主义,这个词听起来就像古巴人所逃离的共产主义政权,让古巴人望而却步,即使桑德斯和AOC的政策与古巴有着天壤之别。

Otaola曾表示,AOC的崛起促使他成为共和党人,尽管Otaola的许多批评者怀疑他向右转是为了提高收视率。无论哪种情况,这个转变都是一个很好的职业行动,他现在不再向Salazar提出尖锐的问题,而是从她的竞选广告中获利。

他也吸引了更多的关注。据《迈阿密先驱报》报道,2020年2月,Otaola组织了一个支持川普的车队,吸引了多达2000辆车。 今年春天(5月),Otaola采访了美国国际开发署的代理负责人约翰-巴尔萨(John Barsa),说是"对抗古巴政权虚假信息和在疫情期间为古巴社区提供支持"(USAID官方网站语)行动的一部分。 7月,Otaola又率领车队支持迈阿密警方。他的最新项目是试图帮助发起一个古巴政党,通过“还未明确”的手段解放古巴。

很多迈阿密地区的古巴人都没有听说过Otaola,但在他的目标人群中,和记者对过话的每个人几乎都听说过Otaola。 在古巴人聚居的城市Hialeah的一家商场的钟表亭里,记者问Yanetzy,一个几年前从古巴搬来的24岁古巴移民:“在她这个年龄段的古巴移民中,熟悉Otaola的比例是多少?” 她回答道:"所有的古巴人都知道他的名字,有些人粉他,另一些人不粉,但每个人都知道他。"

Equis Research的联合创始人Carlos Odio还记得,在一次针对古巴新移民的焦点小组讨论中, 第一次出现Otaola的名字。这让人们措手不及,在场的几位观察员不得不问,"谁是亚历克斯-奥陶拉(Alex Otaola)?"

古巴研究小组的负责人里卡多-埃雷罗(Ricardo Herrero)说,Otaola一直出现在新移民的讨论话题中。 埃雷罗解释说:“Otaola是他们中的一员,他的粉丝们认同他自成一派的形象,相信他对古巴生活的黯淡评估,因为他们已经经历过了。 因此,当Otaola谈论美国政治,一个他们不太了解的主题时,他们更有可能相信他。”

尽管如此,埃雷罗补充说,我们不知道Otaola实际上能左右多少选民,首先,我们不知道他的观众有多少在佛罗里达州,而在佛罗里达州的观众有多少人真正去投票。 还有就是在2018年,在Otaola秀成为川普喜欢的节目之前,由于对民主党的看法发生了变化,他这一代古巴人已经向右倾斜了。

上个月在迈阿密的一周时间里,记者被各种警告所淹没,来自广播、Facebook、YouTube、WhatsApp和具体的人: 民主党正在将国家推向社会主义;古巴人、尼加拉瓜人和委内瑞拉人正是为了逃避它而逃来美国的。

在2018年,佛罗里达州共和党人错误地将吉勒姆(Gillum)塑造成社会主义者,取得了巨大的成效。现在,他们在总统竞选中继续这种手法,尽管民主党提名了一位77岁的温和派人士。 社会主义标签攻击特别有力,因为古巴裔美国人相信川普政府对经济有很大帮助,2020年古巴民意调查发现,68%的95后古巴移民强烈支持川普处理经济问题的方式,而10%的人强烈反对。

川普也因对古巴的“强硬立场”而获得高分。 民主党的部分问题是:迈阿密人普遍对奥巴马与古巴的接触没有带来经济和政治改革感到失望(译者注:好像川普带来了任何改变了一样)。 正如一项古巴民调直言不讳地指出,"这里和岛上的古巴人都期待着巨大的变化,但它们从未到来。"

共和党和川普政府几乎是迈阿密的常客。从1991年开始进行古巴民调的佛罗里达国际大学社会学家吉列尔莫-格雷尼耶说:"共和党让古巴人觉得自己非常非常重要,民主党不知道如何做到这一点。" 他在佛罗里达国际大学的同事、政治学家爱德华多-加马拉引用了他的一个研究生的研究结果,显示古巴裔美国人觉得在川普时代比在里根时代更有影响力,而里根一直是古巴流亡者的英雄。

为了赢回选民,川普在佛罗里达州的批评者有时试图将他描绘成卡斯特罗或乌戈-查韦斯那样的独裁者。 但Equis发现,这些攻击往往适得其反:许多新近古巴移民对此感到不快, 一些人认为川普与古典考迪罗(译者注:Caudillo,军政元首,政治强人,民族英雄式革命家独裁者,常见于拉丁美洲独立运动时期)的相似性是一个加分项。

记者在Hialeah的一次支川普的活动中亲眼看到了这一点,有人戴着一顶MAGA帽,上面写着 "Trump es un pingu"。 一位委内瑞拉共和党人煞有介事地翻译了这句俚语,字面意思是说川普有一个big dick,但意在表达他能把事情做好,他是他们的强人。

Otaola的优势在于他有能力将所有这些主题包装成一个节目,可以吸引对政治没有特别深兴趣的人。 你可能被他用奶瓶喂养松鼠猴宝宝Karma Otaola的视频吸引,而留下来看他如何给粉丝下指示为共和党投票。


在记者观看他的节目那天,他的嘉宾是古巴演员佩德罗-莫雷诺(Pedro Moreno)。 "Alex,有一个党在推行社会主义,他们想把社会主义强加在美国这里。"莫雷诺说,"川普反对这个,我必须投票给川普。" 然后他们转向了Black Lives Matter运动,Otaola将其描述为一个意图推翻美国民主的左翼暴动,是通过制造混乱来推翻川普的阴谋。 Otaola在6月的一集节目中问道: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在哪里?记者在迈阿密参加的一次川普竞选活动中,也曾见一位古巴裔电台主持人用手指做魔鬼角,附和着对索罗斯的这类批评,索罗斯是民主党捐助者,经常成为反犹太主义攻击目标。

莫雷诺(Moreno )警告说,Black Lives Matter运动的创始人之一曾与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出现在一张照片中。 Otaola同意Black Lives Matter运动创始人是马克思主义者,然后将话题引向古巴。在几分钟内,黑人同命运动、民主党和古巴政府已经被堆积成一个共产主义利维坦。

几天后,记者出现在Salazar竞选办公室的招聘会上,在签到台工作的志愿者对Otaola了如指掌,甚至知道他离开古巴的年份。 帕雷德斯(Paredes,),Otaola的超级粉丝,骄傲地给记者看她和Otaola的合照,在背景中,记者认出了Four Ambassadors中的一个喷泉。她知道Otaola住在这栋楼的19层,他一直想升级到更好的地方。按照Otaola的建议,她已经不再给古巴的家人寄钱,希望能“饿死”古巴政府。

帕雷德斯讲述了被Otaola吸引的感觉: "明天,我要去看看他会说些什么,然后是第二天,还有第二天,然后不知不觉中,你每天都在看他的节目。"

原文链接: https://www.motherjones.com/politics/2020/10/meet-the-youtube-star-whos-pushing-a-generation-of-floridas-cuban-voters-to-trump/

如果要转载译文,请保留出处